疫情日记(日记完结了,疫情不知道何时才能完结

date
Feb 16, 2022
slug
covid19-huhhot-2022
status
Published
tags
碎碎念
summary
想要以亲历者的视角记录家乡的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
type
Post

第0天

元宵节晚上,在群里突然看到一张呼市卫健委通告的截图
notion image
嗯,不像是假的
垃圾转运站感染
病毒肯定已经扩散很久了
看起来很多计划要临时变更了
我应该要被迫推迟返校了
意味着可能将会是继2020年以后第二个在家里的春天
第一时间和爸妈确认了家里米面粮油肉都是可以撑半年的储备(年底某省会城市的前车之鉴)
本来想着在家里继续享受最后不到一周的假期生活去学校再开始按部就班地学习、锻炼
明天起,每天该干什么就开始干什么吧

第1天

据说早上公布核酸复检结果
今天醒来得比平时都早一些
不出所料石锤本土病例了
和导员确认了我需要暂缓返校在家里等通知
和爸妈说我们要争取在还没封小区前继续互相监督每天出门锻炼身体(妈妈做的饭超级好吃就容易管不住嘴,再加上足不出户缺乏锻炼,疫情在家半年胖了快30斤的事情我绝不允许在我身上发生第二次)
哪怕封小区也要在家里做运动锻炼身体
早上和妈妈广场上快走绕圈(不接触人相对比较安全)
然后去超市囤蔬菜水果
notion image
这座小城也和我一样在这个早上变得紧张起来,但人们的生活又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下午一个人去骑车 🚴‍♂️(果真年后这两周没再跑步或者骑车体能明显下降不少)
notion image
在大青山脚下碰到了跑步的人🏃‍♂️
notion image
不知是否疫情原因路上交通管制变多了起来
notion image
在工大二中校友群看到今天到哈尔滨的同学被拦在校门外不得不自己找地方居家隔离
不由得又担心起来今天还在路上的朋友能否顺利到达目的地
要说不能返校自己心里是否沮丧
我想好像也没有
学习需要的资料还有电脑甚至显示器之前都拿回来了
不管是做实验还是写毕业论文都能在家里完成
这学期也没课了
可是很多人并没有我这么幸运
有的要回去参加考研复试、有的要参加春招、还有些必须要回学校实验室才能做实验
希望家乡这次疫情也能早日控制住吧

第2天

notion image
今天不出意料升级为中风险地区了
notion image
早上散步发现天空中飘起了雪花
手机里时不时传来校友有关返校的讨论
赶紧看看机票能否全额退票
发现航空公司果真在这里总是慢好几拍
除了路上的人大多都戴上了口罩
其他一切都还在进行着
notion image
一觉醒来发现情况确实不容盲目乐观
好在提前囤了几乎所有的生活物资
晚上终于收到了做核酸的通知
notion image
纷纷飘落的雪花
身上的轮廓光
左右耸动着身子张望的人群
或许是急切
但更多的应该是借此产生一点微薄的热量
手机屏幕上冻僵的指尖
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
突然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袭来
这是半年内第五次身处疫情漩涡中心
心态早已不像第一次那样恐慌
一边心里觉得这只是小场面
一边不慌不忙地做好长期坚守的各种准备
大概这就是疫情常态化吧
终于排到的时候看到医护人员一只手捂在怀中的暖水袋上
一只手哆哆嗦嗦地在手机上输入着信息
“请出示下你的身份证”
听声音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小的男生
突然想到之前在学校冬天每次都是在室内做核酸
这才注意到在风雪天他们只有一顶棚子
一下子心疼了
也终于一下子理解了那句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第3天

果真早上美团优选买菜有些已经开始没货了
有朋友所在的小区封锁了只进不出
国务院小程序不停推送风险升级消息
今日新增37例
窗外驶过一辆又一辆救护车🚑
各种群里充满了焦虑烦躁的情绪
朋友圈中大多都是呼市加油的声音
我的心情却没什么波澜
嗯,就很平静
未来这段时间疫情肯定会很严重吧
不过
我做好准备了

第4天

因为有积雪暂时没办法跑步了
早上在广场上找了一片没人的空地练练跳绳
上次拿出来这跟跳绳大概是体育中考的时候
果然七年没练成绩下降好多
舍友们今天陆续返校了
有的在知道我不回学校之后调侃地说羡慕我在家
也有的在得知疫情情况后和我说多保重
突然有点想他们了
notion image
下午进行了第二次核酸检测
这次终于给医护人员配备了保温的棚子
排队的人也都自觉拉开了一米间距
看起来防控措施也逐渐走上了正轨
一天中唯一有些让人血压升高的地方是
在某个我高考后就加入了的二中校友高考志愿互助群
有几个学弟将病例流调信息截图发出来并大肆评价
仿佛想要将一切影响怪罪到这些病例身上
又或者是对他们的私生活指指点点津津乐道
我可以理解在疫情的大环境下人们多多少少带着点负面情绪
但是作为旁观者你又有什么资格对别人的生活评头论足?
何况他们本身就是这场疫情的受难者
竟然还要被网络上的陌生人言语加害
notion image
还是少看互联网上面飞来飞去的信息心情会好一些
流调信息或者新增病例数量这次疫情我没再关心
反正知道一定会很严重的
每天关注这些信息反倒让自己杞人忧天
每次核酸检测都积极配合去检测
出门必戴口罩和洗手液
回家第一件事就是酒精消毒
也不必时刻关心自己和病例有没有轨迹重合
虽然这个寒假因为社恐也很少聚会或者是去人多的地方
如果自己真的成了密接应该会接到电话的吧
如果小区里有阳性救护车和警车应该会比朋友圈里的消息先到达吧
都没有就说明暂时很安全
就算有了也不怕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积极配合防疫就好了
notion image
从哈尔滨寄来的格瓦斯终于到了
一拧开盖子竟然还有冰沙涌出来
赶紧把嘴巴凑上去吮了一口
还是熟悉的味道
舒服了

第5天

晨跑完趁着拉伸间隙试了下单杠
一下两下
等我反应过来才发现
二十多年来
终于实现了引体向上零的突破
不行
得让我再得意一会儿
notion image
舍友们今天全部都回了学校
以为零点会出考研成绩
提前和他们开了视频
结果等到最后也没等来
希望一觉起来明天能收到好消息吧

第6天

上午终于出分了
先偷偷单独问小阮(不考研的舍友)ckj和赵宇他俩的大概情况
我对考研成绩没太多概念
可能只是刚刚过线的成绩
后来也收到了梁书育发过来的消息
也是正常发挥
后面应该都要好好准备复试了
真的很希望他们全部上岸
早上起来有点咽痛
可能是昨天突然开始晨跑+自重练背+熬夜看书身体一下子受不了
疫情期间万一感冒应该会很麻烦吧
原本计划的下午骑车还是过两天再出去吧
下午好好休息一下
看到昨日新增人数少了只有30个
真的是拐点快到了吗
可是昨天并没有做全民核酸检测
身处达茂旗的阿希达中午发了一张截图
notion image
结合几天前的新闻一起看
notion image
(不做评价了

第7天

今天做了第四次全民核酸
好消息是昨天第三次全民核酸检测出来阳性数量只有二十多例少了很多
而且现在检测能力提升了
从以前的隔天核酸变成了每天核酸
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着
开学第二天了
也该开始学习不能再逃避了
毕设有点难搞
师兄也又派给我一个活
昨天还和导师报名当大三的课程助教
要忙起来了

第2周

2.23

每天的生活也基本上常态化了
可能会从日更变成周更?
上午去做第五次核酸竟然还给贴了张小卡片
不知道后面是不是会贴满?
回来时才发现楼道门上消毒液留下的水渍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2.24

继昨天“心脏和字节只有一个可以跳动”
今天俄罗斯进军乌克兰了
传言呼市要封城了(后证实是谣言)
我决定骑车出门看看情况
notion image
已经脑补出灾难片中场景的我
原以为路上会很萧条
结果发现依旧还是车水马龙
只是路上的行人少了一些
多了些穿着防护服开着小货车给超市配货的身影
哪怕是封控的小区门口
物资配送餐饮外卖都还有条不紊地进行
果真不能再像两年前一样每天窝在家里盯着疫情信息自己吓自己了
疫情也没有被网上放大后听着那么严重

2.25

怎么突然有点想回学校了呢

3.1

果真贴满了手机壳
甚至还用了十六进制
notion image

第3周

3.5

今天突然不用做全民核酸了
只有封控区继续做
据说社会面清零已经好几天了
每日新增也有好几天是十例以下了
可能拐点已经来了
终于看到了回校的希望

第不知道多少天后的5月18日

时隔半年回到校园
感觉自己已然是一个社会闲散人士了
这半年在家除了仅有的两个初中同学还在呼市
剩下唯一和外界的就只剩互联网了
而整个上半年的舆论环境乌烟瘴气
2022的前半年
听说了一些魔幻的事
亲眼见了一些事
也和不同的人交流过
也经历了很emo的一整个四月
哈尔滨疫情拉扯
学校史上最严封禁
只能继续待在家里
互联网行业大裁员
毕设做不出来
还经历了一些别的事情
未来很多方面都变得一下子很不确定了起来
刚才洋洋洒洒其实写了一大堆这半年发生的各种事情或者说产生一些想法的前因后果
后来想想算了又删掉了
就直接写一些自己的想法吧
  • 互联网上不少人只是在发泄情绪而非理智发言(例如墙内抨击清零政策呼吁共存的舆论风向,以及通过墙外台湾当地推特or媒体 台湾共存之后各种医疗挤兑以及大量台湾网民抨击共存制度,两件事情放在一起看还挺有意思的)不过这个疫情大环境下其实很能理解大家的情绪需要一个出口(其实我自己也总是有负面情绪,希望我也能有我自己的方式排解吧,不然哪天整抑郁了就不好了)但是不得不说很多人戾气都好重
  • 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被舆论风向或者周围人的言论左右,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以及自己独立的判断力
  • 很多人的想法观点判断都是基于自己的立场给出的 所处立场不同 想法观点自然不同 无关对错 无需争论辩驳 (这些排除一些利益相关的 比如油管上各种反动媒体搜罗各式各样的负面新闻 还有墙内很多宣扬国外怎么怎么好结果后来发现他自己是移民中介或者留学中介 这些都是属于别有用心 自己要多加甄别)
  • 做好风险预期很重要
  • 我不知道动态清零是不是一个好的方案,我也不知道什么方案会更好,可能目前也没有任何人能给出真正的答案,我会质疑其中执行过程中发生的种种问题但是我不会全盘否定它在前两年内对于生活的保障。(只能说认识的某些键政同学有些魔怔,总是将所有外网搜罗的负面新闻打包转发,疫情扩散就骂防控不利,做核酸就骂掏空医保,封控小区就骂没有自由说被铁拳砸,要不是他发的视频正好我处于真正的漩涡中心,亲身看到了正常的景象,情绪还真容易被带跑偏
  • 我想我自己的这些也是基于我自己的立场来说的,对于一个几乎封禁了一年的大学生的视角来看待这些事情的,从坏的方面来看封校让渡了一定的自由,但是从乐观的角度来看至少工大在极力保证学生们的安全了,而且自己也还是学生没有进入社会还没真正直面疫情带来的失业、隔离转运、天价物资等一系列问题,我也很同情那些在苦难中的人,也理解他们的处境
  • 关于所谓的年轻人大多都是轻症,重症和死亡基本都是有基础疾病的老人,我家里真的有高血压糖尿病的家人,为了他们的安全,倘若我成了密接或者从风险区回家,我愿意自觉接受最严厉的隔离措施毫无怨言。
  • 这世界已经够糟了,自己还是别总是每天给自己找不开心思考这些了,自己把自己这手烂牌打好就行了:-(
  • 不能只盯着互联网行业这些私企了,银行或者航空航天之类的也得多去了解了
  • 至少这两天不要想这想那得把毕业论文赶紧搞定了
 
 
 
 

© Jeremy Yang 2021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