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应该是能进复赛了

date
Nov 21, 2021
slug
oceanbase-competition
status
Published
tags
碎碎念
summary
保研后的那个秋天、Oceanbase比赛还有那场冻雨。
type
Post
保研后的那个秋天、Oceanbase比赛还有那场冻雨。

保研后

之前曾经写过一篇博客主要用来记录2021保研前十分坎坷的心路历程。现在是2021年11月21日0点44分,距离保研其实也已经过了两个月,这两个月的状态一下子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至少心定下来了,也有了清晰的目标方向以及规划,并且每天也在为之努力,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样辗转反侧彻夜难寐了。
记得之前每次和朋友们说自己大四的规划的时候,我总是说我想终于有点时间可以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所以这学期除了必修的一门专业课,其他不是必须要选的课我一门都没有选(哈哈当然也是因为前三年比较辛苦把很多学分都提前修了所以大四就没太多差的学分了),也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提前去修一些研究生课程去减少研一时候的课业负担,我只想,大四的时间完全由我支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当然啊,想做的事情真的有好多好多,豆瓣里面标记的好多想读想看的书和电影还没有看,冬天来了,今年冬天还没有去滑雪,还没有去学校游泳馆彻底攻克自由泳,因为天冷没办法跑步了但是至今依旧没有解锁四分半配速跑完三公里(这个flag从春季学期立下到入了冬依旧没有实现,看来是要拖到明年开春再去实现了,sigh,哈尔滨每年从十月中旬开始天气就不适合在户外跑步了,而每年的秋天总是以一场感冒和感冒好转之后气温骤降来宣布今年跑步日程的终结),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想要去做,但是好像又总是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有那么多机会去做。
其实想做的事情当然也包括好多好多想要学的东西,比如那本DDIA其实觉得真的写的蛮好,分布式系统这个领域真的真的好有意思(这几周在打比赛所以读书笔记停更了争取之后补上吧。好可惜学校里面本科阶段并没有相应的课程可以接触到相关的知识,研究生阶段也找不到相应的研究中心或者是导师专门做这方面的内容,这里不得不吐槽一下本校的计算机学科属实偏科严重,除了scir一家独大,其他的研究中心也大多都是ai方向的,相对来说传统cs的组就少了很多,相对比而言比如同等层次的华科就好很多),当然还有好多好多坑要填,比如被从教学计划中撤掉的操作系统这门专业课还是要找点时间来自己补一补然后好好地把之前这门课的课程实验做一做(作为cs的学生出去说没学过操作系统真的挺丢人的,寒假如果有时间的话就寒假吧),还有比如自己学得稀烂的算法还是要再回炉重造了(可以从基础的算法再重新学起然后边学边做点题目之类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还有比如一些计算机中工具的使用,或者shell语言脚本的书写,等等这些要掌握的技能,还是要花点去学一下。
进入准研究生的阶段,和本科生的阶段很大的一个不同就是,觉得自己真的不会的地方真的好多好多,还有好多好多好多地方要去学,很多很难的地方要去攻克,而不是本科低年级期间对于计算机肤浅地理解为编程语言和算法这冰山一角。
忘记之前听到哪里的一个比喻来着,如果把人的认知比作一个圆,圆的外面都是未知的世界,当自己学的了解的还不够多的时候,这个圆的面积很小,相应的周长也很小,所能看到自己不知道的东西也很少于是感觉自己已经知道很多了,但是当人知识储备更多的时候这个圆的面积不断变大,相应辐射到的未知的领域也就越多,特别是当要读硕士或者博士的时候,更是要在这个圆的某个点处向外凸出来一个尖也就是要做更深入的研究,也就会接触到更多更多的自己未知的领域,所以会觉得自己很多很多不懂的地方。
这个可能就是自己现在的状态吧,明明知道数据库还有分布式都是两个大坑,还要义无反顾的跳进去,也就才发现自己基础不牢,也发现原来还有那么那么多那么难的东西还要去学去攻克。(过程可能也很富有挑战性吧,我其实还蛮喜欢这种不断充实自己的过程的,学到了新的知识仿佛像是点亮了技能树一样)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图片是某天去实验室的路上一抬头发现已经是深秋,以及那天夕阳下自己的影子)
哦对,大四去泡实验室也是自己之前一直想要做的一件事。(其实是不用再去图书馆抢座位了)

比赛

大概是十月初的某一天无意间看到了一个叫做OceanBase大赛的报名信息,一个想法从我的心里涌了出来,要不要试一试,大学前三年时间几乎都用来卷绩点,一直没什么时间去打比赛,也一直很佩服那些打比赛的同学们,现在终于有时间了要不要试一试(而且OceanBase也是自己以后想要去的团队,竟然刚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那天晚上兴冲冲地拉了保研到同一个课题组的汪泽昊和闫瑞,然后一拍即合三个人决定冲一波。
其实一开始的目标只是想为了顺利完赛(完赛就有一个卫衣的奖品,还蛮想要那件卫衣的),然后这段项目经历应该也能成长不少,以后去这个团队面试多少也可以有些作用。
整个参赛过程可谓是一波n折,都不止三折,从一开始公布赛题之后一大堆代码发下来然后看代码看得云里雾里的,然后到后面一个功能做不出来,队友也感觉这个初始代码的代码风格很成问题,也曾想过放弃,再到后面题目一道一道做出来,再到后面晋级分数水涨船高然后最后我们也决定最后一周再冲刺一把。
notion image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应该是很难体会那种,不断的在做出题目得到分数后刚好过线的喜悦,和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发现分数线又涨了十分又没法过线的失落中反复切换的感觉。
notion image
周四那天,下午一起将分工完成的代码合并之后终于打到了160分,本来以为刚好过线结果吃完饭回来发现晋级分数又涨到了170……我们后面还有4道20分的题目还没有做(满分240),于是决定刨去那道最难的复杂子查询题目,我继续做存储索引相关的多列索引,闫瑞做查询相关的查询支持表达式,汪泽昊做超长字段,这样三个人如果有两个人做出来,拿到200分的话基本上可能就差不多了能晋级了。
昨天,哦不,应该是前天周五应该是最难的一天。
下午汪泽昊那里成功将超长字段的题目搞定了拿到了180分,然后我这里还依旧在看代码然后构思多列索引的实现方式,甚至还没开始动手写代码,闫瑞那边表达式那道题目做完了准备测试的时候结果出了大问题,不仅那道题没拿到分,还直接将很多之前写好的必做题搞崩了,分数一下子从180分掉到30分,而且更离谱的是本地根本没有办法复现远程的bug,自己测试的时候好好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让提交之后就会直接崩掉根本无从下手。
也就是说,如果撤销掉那边的更改,放弃掉闫瑞那道题,那么我这道题就是唯一的希望了,如果能做出来拿到200分就有希望进复赛了,但是如果我这里没做出来,就一定进不了复赛。
昨晚压力真的好大。
不过还好,哪怕知道题目很复杂,时间也只剩差不多36个小时了,但是多年应试经验告诉我可能越到这种最后关头越不能急躁,越是要慢下来小心细致,于是便不紧不慢地看代码想着重构的思路,然后早早睡觉,为今天最后24小时的冲刺养精蓄锐。
今天早早地起来然后有条不紊地洗漱吃早饭,然后上午一点一点小心地重构代码,尽可能地考虑全所有情况。
notion image
下午转机来了。
闫瑞和汪泽昊两个人一同debug终于找到了那个隐蔽的错误,然后改代码终于也有了头绪了,我这里的代码重构也没有想象中阻力那么大也在稳步推进。
晚上随着听到墙壁那边楼上他们那屋一声巨吼,我就知道应该是过了。“200分了!开始干活了”,他们拿着电脑下来了准备合并代码准备攻克这最后20分。
仿佛好像还能再冲击一下更高的分数。
于是便又开始了不断地提交,debug。
好在这次debug并没有遇到很离谱的问题,本地也基本可以复现错误,自己根据日志信息也大概很快定位到是自己写代码中的一个逻辑错误,还有一个是对于题意要求有点偏差,好在这些地方都是我自己实现的自己知道是哪里的隐患哪里的问题也很好改。
改掉错误的逻辑,考虑上被忽视的边界情况,然后commit,push,test。
notion image
nice!终于拿到220分了!
也就是说除非前面有50个满分的队伍,否则一定就能入围复赛了。
(这个结果已经超出报名参赛预期很多了)
notion image
(终于拿到220分之后十分开心激动就和汪泽昊喝了两shot威士忌)
晋级复赛的话,后面四个星期还是要加油啊。

这半年的疫情和那场冻雨

其实这段时间其实也不是每天都像第一段描述的那样充满干劲,也有好多好多很压抑很丧很emo的时候。
比如这持续不断的疫情和无止境的封校(好消息是终于在前天出校申请变成报备制了)。
这开学快要三个月,从刚开学的封校,9月15日刚解封,然后9月21号哈尔滨就有了疫情(当天早上刚买了国庆出去玩的机票想着保研结束出去旅游也泡汤了),之后就是无止境的封校一直到10月13号黑龙江疫情得到控制终于又变成报备制可以出校了,结果还没等二十天,十月底就又发生疫情之后又便是一直封校到前天,算来开学三个月有两个月都被关在学校里面,时间长了整个人的状态都有点变得自闭了。
之前想着滑雪但是由于封校根本出不去,想着冬天去游泳馆练游泳,结果校园里面所有的室内体育场所都关闭了,想着出去跑跑步但是动辄零下十来度的低温和能把人吹走的大风分分钟劝退,每天的运动量也就是骑着自行车往返宿舍和实验室,结果一场大雪在把哈尔滨变成冰天雪地的同时也把我的单车狠狠地冻上了。
notion image
大概是从小学初中自己一直有坚持锻炼的习惯,一来是保证身体健康,二来是对于我而言运动一直是一种调整状态的方式。
高中那会儿每天睡眠严重不足,又要保持一定的专注就很难,尤其是下午或者晚上,为了防止上自习的时候睡着,每次活动课的时候都会去跑步来让自己在自习课的时候精神变得充沛。
后来这个习惯一直被保留到了大学,每次在读书读不进去的时候,做题做不出来的时候,代码调不通很烦躁的时候,就会出去运动运动,回来之后洗个澡早早地睡一觉,第二天状态好了困难也迎刃而解了。
但是如今这种情况就是,学习生活中遇到的压力没有办法释放,时间长了整个人处在一个不断压抑的状态中。
直到那场冻雨。
其实从前一天晚上开始就在飘雪花了,但是并没有很大,第二天早上本来想着骑自行车去实验室,结果下楼吃早饭的路上发现光是走路就已经很滑了遂作罢,无奈头盔已经拿下来了就只能拎着头盔徒步去实验室。
notion image
结果上午还是中午就开始不停地下雨,下午通知群里面导员发了一条道路湿滑树被压折注意安全的消息,我一白天都在实验室里面写比赛的代码,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一开始也就不以为意了,觉得这种小概率事件应该不太会发生。
直到晚上去吃饭的时候,才发现外面早已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天上还在不停地下雨。
notion image
从楼上下来之后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天上在不停地下着小雨,地面上不知道是冰还是水还是雪,树上都挂上了一层亮晶晶的冰,在灯光的照射下blingbling的还蛮好看的,路过某个路灯的时候随手拍了上面这张照片,就在刚放下手机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只听见咔擦一声,然后就看到一个很大很大的挂满冰柱的树枝在我面前倒下,我愣了一下神,然后才意识到好像这是真实会发生的,定了定神,又继续超前走,直到又再一次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咔擦,立马跑开到相对稍微空旷一点的路上,于是一路上一边小跑一边提心吊胆的跑去食堂,一路上见到好多好多树倒了下来,甚至有脸盆粗的树直接拦腰折断横在路上。
后来从食堂回到实验室继续把代码写完,觉得戴着刚好早上拿来的头盔一路小跑回去,这样哪怕万一被砸中头部或者致命部位也不至于直接被砸死。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虽然一路上周围都是此起彼伏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但是好在有着护具的心理加持,一路成功从实验室跑回了宿舍。
第二天早上像往常一样六七点钟就醒来了,看了看窗外发现雪早就停了,白皑皑的一片就像童话世界一样,会折断的树也都七零八落了,也没风没雪了就安全多了,至少不用担心再有树枝噼里啪啦地不停地往地上掉了,就想着要不拿着相机出去拍点照片,然后顺道也可以去实验室那边再写点代码。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正当发现太阳升了起来,在阳光的照射下这裹着冰的树枝是那么晶莹透亮,不停地找着角度拍的时候,只听头顶传来咔擦一声,我心想这到了实验室楼下头顶也没有树了啊,但是下意识感觉这是个不好的征兆,我已经记不清是有东西落在身边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还是当时听到声音立马就反应过来了,我只记得当时什么都没想只是拔腿就往外面跑,然后一转头就看到一排拳头大的冰块从二十多层的实验室楼上结结实实地砸到了刚才所在的地方。
当时只觉得,好险。
后来又上网查了高空坠物的威力。
notion image
一颗鸡蛋就足以致人死亡,难以想象拳头大的冰块从二十多层的高楼砸到人脑袋上面是什么样的威力,可能当时反应再慢一点,现在就没法写这篇博客了。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自己离死亡那么近。(其实也是因为自己抱着一定的侥幸心理,并且作死在楼下逗留拍照)
然后就是决定从实验室背上电脑打道回府决定这段时间不去实验室了每天在宿舍里面打比赛。
notion image
好在回去的时候刚好有一辆像救命稻草一样的校车(还处在惊恐中的我已经不敢再走回去了),上了校车之后只有我和师傅两个人,师傅就和我唠嗑起来,第一句话就是和我说要注意安全不要到楼底下,那冰溜子砸下来一砸就是一个血口子,虽然不敢说刚才经历了什么,但还是感觉真的很暖。后来师傅又和我聊起家乡,师傅说去过呼和浩特,我便骄傲地和师傅介绍起来了家乡的牛羊肉。不过师傅说他没在呼市吃过羊肉,他问我内蒙那边羊肉多少钱,我才发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我根本不知道羊肉多少钱一斤,只是知道也不算很便宜。后来师傅开始吐槽说黑龙江这边的收入是真的很低很低,有些老人可能一个月只能收入一千多,根本是吃不起羊肉的,偶尔外面有卖那种很便宜的羊肉的买回去也只是图个心理安慰而已,十来块钱怎么可能买得到真正的羊肉,可能只是掺了一点羊油罢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我只能静静地听师傅他的故事,到站下车后师傅还不忘再提醒我注意安全早些回宿舍,我心里百感交集,只能感叹众生皆苦。
后来回到寝室发现舍友们还都在熟睡,我打开电脑发现自己看代码已经看不进去了,可以说是亲身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惊魂未定”,后来中午舍友纷纷起来外面又开始下着鹅毛大雪,上铺的小阮喊我说这么开心的时候你怎么还在这里敲代码啊,快一起打雪仗去,我只好说你们去吧我不太喜欢打雪仗,可是我怎么能高兴地起来呢?可能自那天上午之后每次提到大雪,心里想到的便不止看到雪的兴奋,还有一脚踩下去都不一定能再拔出来的积雪,走一步滑三步的冰面,还要时时注意头顶树杈上房檐边随机掉落的冰溜子……
既然学不进去又没办法出门,就想着去干点别的,但是发现不论是看电影看书还是玩游戏都没办法让自己的这种状态转移出来,然后就又习惯性地刷起知乎来,结果刚好看到了一个关于“薪资倒挂”还有“竞业协定”相关的文章报道,看完后只是觉得社会险恶,程序员其实也只不过是公司的高级打工人罢了。两个员工从腾讯跳槽到米哈游竟然还要赔公司一百多万,几年辛苦打工攒钱直接白干……就离谱。
刷了一会儿知乎果然更焦虑了。
咦,手机震了一下,竟然还有人会找我?
发现是汪泽昊转给我一个我现在忘记了是什么的一个新闻了,只记得后来聊到未来工作还有在一线城市买房结婚生子,他说实在不行就挣几年钱回老家,他们老家房价连1w都不到就可以买到大house,勒紧腰带挣五年钱少说也能攒50w,我和他说“大胆点,要是能拿到大厂的sp或者ssp的话,应该至少能攒100w+了”,他说这是考虑到未来互联网泡沫破裂和可能继续涨价去库存情况下基于当前房价的保守估计,我说如果校招薪资年年攀升的话,要是在三年后的秋招里成为佼佼者的话还是有希望上车的。“只是要想拿到那么高的起薪真的会好难,而且后面还要还房贷还要生孩子都需要很大开销”。我调侃道:“作为小镇做题家的我们除了彻底躺平和成为卷王还有别的选择吗doge”。虽然嘴上在调侃但是心里只能苦笑,如果按照现在的趋势的话,只能校招的时候在同届毕业生中成为佼佼者拿到sp offer,然后进入公司之后绩效上要超过同部门的其他同事才能涨薪,而不至于被末尾淘汰,最后还要不断地学习新的知识新的技术或是将自己的研究做的更深才能让自己保持更强的竞争力不至于中年失业……才勉强可以在一线买房扎下脚跟吧(不过还有两三年准备时间我觉得还是有一些希望的)
聊完之后他继续去打比赛了,我陷入了惆怅,当时我们大一刚认识的时候聊天的字眼总是“摄影”、“构图”、“调色”、“索尼”、“佳能”等等,到了大四逐渐变成了“房价”、“薪水”、“offer”……不禁感慨当初的翩翩少年如今满眼铜钱,是自己变了吗,不,应该是,不能再天真下去了,知道了理想不能只是空想,而要仔细地去想如何实现,并且去面对可能遇到的艰难险阻,踏踏实实地转化为一个阶段一个阶段里面一天天的努力。
by the way,其实那天晚上感觉自己心情特别低沉,和整个宿舍里面一片欢声笑语还有打游戏的呼喊声格格不入,当时一个人上床抱着ipad想要敲一个博客来着,写了一大堆很负能量的东西,结果还没写完就困了去睡觉了,第二天早上一睁眼看到头一天凌晨汪泽昊又做出来一道题,我立马就撸起袖子继续去做了,如果要继续接着那篇博客写的话可能会变成
“2021年11月9日,XXXXXXXXX我很丧。XXXXXXXXXXX,没写完,先睡了。"
"2021年11月10日,队友做出来一道题,得起床干活了,不丧了”
遂作罢。

© Jeremy Yang 2021 - 2022